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
南京天之都大厦跻身全国“懒人写字楼”前五

酷爱叫外卖的职员抱屈,其实是“加班虐狗大厦”

金证券记者 江芬芬


    近日,美团外卖联合几家互联网公司推出《2015懒人生活报告》,根据大数据统计,北京的希格玛大厦、上海的外滩中心、广州的粤海天河城大厦、深圳的万利 达大厦和南京的天之都大厦从全国众多写字楼中脱颖而出,跻身“懒人写字楼”前五。这些大厦里的职员酷爱叫外卖,外卖订单量居高不下。
    不过,昨日《金证券》记者实地采访南京天之都大厦,有内部职员抱屈:“你只知道我的懒惰,却没看到我的汗水,说天之都是‘加班虐狗大厦’更准确。”

就是这么任性:人懒天冷不想动
    天之都大厦位于户部街,是位于新街口商圈的高档商住楼。
    昨日中午11点40分,《金证券》记者来到天之都大厦,门口齐刷刷地停着零号线、百度外卖、饿了么等网络外卖平台的送餐车,这些外卖平台的工作人员拎着巨大的餐盒,脚底生风地穿梭于大楼,记者想逮住几人采访,均被拒绝:“实在没空,现在最忙了。”
    除网络外卖平台外,记者间或也能看到一些餐饮企业的外卖员,焦急地联系大楼里的职员领外卖。
    记者见到三十多岁的何先生时,他正拎着一份外卖,“就是普通的快餐,天气太冷了,懒得跑。”他就职于天之都大厦里的一家教育培训中心,据介绍,公司里20 多人,无一例外中午都会叫外卖,“也不是下楼吃饭来不及,我们公司作息时间比较正常,11点半下班,中午有2个小时的休息时间,就是人太懒不想动。”
    何先生解释,天之都大厦处于南京核心商圈,虽然附近餐饮店面林立,但写字楼也不少。以前午饭时间会跟同事一起下馆子,但热门餐馆通常一桌难求,有时为了等个位还得花上半小时。现在他在11点半左右下单叫外卖,通常10分钟后就能拿到外卖。

你只知我的懒惰,没看到我的汗水
    天之都大厦物业管理人员也向《金证券》记者介绍,大厦被网友封“懒人写字楼”,有两方面原因:一是天之都虽然是商住两用,但住户比较少,里面聚集了四五百 家中小型公司。每家公司少的四五人,多的二十多人,人员集中,外卖需求自然很大。二是大厦为开放式管理,送外卖人员进出比较方便,大家也乐于往这里跑。
    不过,对于“懒人写字楼” 这个称号,也有大厦职员是抗拒的。王小姐在大厦里的一家婚庆公司上班,她向记者抱怨,“叫外卖,是木有办法的事。”她透露,与新人沟通婚礼细节,大多数得 选择新人不上班的时候,比如午休、晚上或者周末。这样一来,她们的吃饭时间极其不规律,大多数下午两三点钟才能顾得上吃饭,晚上加班也是家常便饭,“这栋 大厦里不少加班狗,说它是‘加班虐狗大厦’更准确。”
    前述物业管理人员同样透露,天之都里不少是淘宝卖家、美甲公司、服饰店铺、广告代理公司等,行业性质决定了他们工作时间长、下班比较晚,叫外卖的频率自然比较高。
    实际上,美团的统计数据也显示,天之都大厦晚上六点以后的外卖订单量依旧居高不下,甚至还有大量夜宵订单。


<<<南京写字楼最爱外卖:快餐、冒菜、石锅拌饭
    来自零号线的于师傅,几乎每个工作日中午都会出现于天之都大厦,有时晚上也会来。“多的时候一次就有10份外卖,少的也有三四份,我们公司有20多号人分管这个片区,除了我,其他人也会来天之都送外卖。”他对《金证券》记者称。
    在于师傅看来,外卖订单能与天之都大厦比肩的,还有淘淘巷。那里卖家集中,尤其周末客流量增多,来自淘淘巷的外卖订单也是蹭蹭往上涨。百度外卖陈师傅则表 示,新街口商圈以及附近的写字楼外卖订单都比较多,比如长安国际中心、长发中心、新世界中心等,“很多人以为,送外卖就是中午、晚上两个时间段,实际上几 乎是不间断的。我们从上午10点半左右就开始往外跑,下午2点左右稍微轻松些,但也会有零星的单量,晚上6点半以后单量又多了起来,直到12点还会有夜宵 订单。”
    几家外卖平台的工作人员对《金证券》记者透露,快餐、冒菜、石锅拌饭依次是南京写字楼最爱外卖。 江芬芬


<<<职场鲜肉:惟愿公司有食堂
    何璐在一家广告代理公司上班,公司位于新世界中心。上班半年多,吃饭成了她最头疼的事。
    “在家靠父母,在校靠食堂,有时也会抱怨他们烧黑暗料理,但好歹吃饭从来不用发愁。”何璐告诉《金证券》记者,单位同事大多选择外卖解决午餐,每人点一两 个菜,然后凑在一起吃。自己不大适应,一直单点,时间长了,也是患上了选择焦虑症,“盖浇饭、面条、快餐,吃来吃去也就是这老三样,外卖也有距离限制,别 看APP里种类那么多,实际上可选择的也就那么几家店,弄到现在都不知道吃什么了。”
    另外,前段时间她最喜欢吃的龙虾饭爆出负面新闻,何璐也比较担心外卖的食品卫生问题。加上一份外卖便宜的也要十几块,对于刚刚参加工作的她,是一笔不小的负担。“如果以后有机会跳槽,我的首要条件就是要有食堂。”她对《金证券》记者说。  江芬芬

编辑:朴文